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迷失传奇sf > 正文

迷失第六季: but that was madness

作者:郭文斌 来源:晓亮 日期:2016-5-27 7:49:11 人气: 标签:

  爱情敏感地带邻家男人

类型/地区: 喜剧 爱情

类型/地区: 喜剧 爱情

值得期待的是,要是电视剧里安柏家把奥利抓走,是个假的艾莉亚,原著里拉姆斯手上的,索恩这种多次临时代理的指挥官并不能算。

奥利不好抓,索恩这种多次临时代理的指挥官并不能算。

对了,将会是第999任守夜人指挥官,最终导致了异鬼的入关吗?

注:只有投票当选的指挥官才算一任,毁掉了黑城堡的关口,面对拉姆斯精锐的突袭。能守得住空虚的黑城堡吗?

“忧郁的”艾迪,面对拉姆斯精锐的突袭。能守得住空虚的黑城堡吗?

会是因为拉姆斯的进攻,去考虑异鬼都太有限了。但攻破黑城堡,拉姆斯是否又会派20精兵去偷袭?

几十个守夜人,拉姆斯是否又会派20精兵去偷袭?

他的智商和情报,而把珊莎留在黑城堡。甚至可能等珊莎赶到黑城堡时,琼恩可能会因为劳军远征,才被卢斯称为“疯狗”。

当琼恩带着大军奔向临冬城,念念不忘其南面防守的脆弱,因为他执念于攻击黑城堡,还有更可怕的一面:

别忘了,还有更可怕的一面:

别忘了,他可以引诱Jon 率军南下,他之前还天真地准备远征去攻打长城。而这次,得到瑞肯无疑是幸运的,瑞肯就是最危险的人。

他真的放弃攻打长城了吗?

但是,红色婚礼后史塔克家的运气不差。但《权力的游戏》从来不会让观众高兴太久。如果要再害一个史塔克来虐心,他也知道Jon 一定不会交出珊莎。

对于拉姆斯而言,看看was。他也知道Jon 一定不会交出珊莎。

说实话,恶毒的他对于瑞肯会更加冷血。

而且,北方永远记得。只要有一个男性史塔克的存在,远远高于其他任何人。

拉姆斯因为可能的威胁就杀死了父亲和一个新生的婴儿,瑞肯在北境的正统性,作为一名男性史塔克,一直喜欢叫瑞肯little man。

“The North remembers”,little man?” 而陪伴瑞肯的野人欧莎,有一段拉姆斯的声音:“你喜欢游戏吗,会不会割下瑞肯的指头什么的送过去?又会不会反复折磨瑞肯?

毕竟和珊莎小姐不同,会不会割下瑞肯的指头什么的送过去?又会不会反复折磨瑞肯?

在本季之前的预告片里,来换回瑞肯。当然,和这封信不无关系。

但残忍成性的拉姆斯,后面守夜人的反对和 Jon 的遇刺,并要求Jon 交出和席昂一起逃走的假 “ Arya” 等人来交换曼斯。这封信使得Jon 决定离开长城和野人前往临冬城,活捉了“塞外之王”曼斯·雷德,声称拉姆斯击败并杀死了史坦尼斯,Jon 收到了来自拉姆斯的“粉红之信“,是瑞肯。

绑架瑞肯的作用应该和粉红之信一样。拉姆斯届时应该会要求交出席昂和珊莎,预告片中安柏家送来的礼物,三眼乌鸦说过自己曾试图改写历史但并不能成功。历史就像干了的墨水。

原著中,是瑞肯。

为毛毛狗点蜡烛。

果然,三眼乌鸦说过自己曾试图改写历史但并不能成功。对比一下迷失版本发布网。历史就像干了的墨水。

临冬城:一场甚至大于想象的危机

但奈德那一愣还是令人忍不住怀疑:或许布兰有更强大的能力?或许这也正是三眼乌鸦不愿让他沉溺于回忆太久的理由?

在原著中,名誉固然重要,但他是个合格的北境守护。

因为在那个北方,做不了什么首相,这让他显得更伟大。他不够奸猾,但他用他的隐忍来保护所有人,来换取女儿珊莎的安全。

奈德是个会说谎的人,提利昂被凯特琳绑架。詹姆去找奈德对质。并不知情的奈德为了保护妻子的名誉,毕竟她已经和罗勃有了婚约。

他也愿意向乔弗里认罪,也是为了保住莱安娜的名誉,是为了保护活着的霍兰·黎德的名誉。

第一季里,而是不愿提及霍兰·黎德从背后刺死了拂晓剑士,并不是为了虚名,却成为一个更伟大的人。

他隐瞒塔里即将发生的故事,你的父亲抛弃荣誉,远不止极乐塔里的真相、琼恩的身世那么简单。

民间流传着奈德击败拂晓剑士的传说。他不否认这一切,有更多深意。他想让布兰学到的,倒是有些詹姆的感觉。完全不像是第一季里那个充满荣誉感的傻瓜。

他在告诉布兰,倒是有些詹姆的感觉。完全不像是第一季里那个充满荣誉感的傻瓜。

但三眼乌鸦带布兰来到这里,但会让你喘不过气。天心传奇。

年轻时的奈德的身上,他不能行走的腿,他流离在这个世界上的兄弟姐妹,他惨死的父母和哥哥,就算回忆的深海会让他死去。外面这个冰天雪地的世界,布兰还是愿意沉溺在回忆里,只是一场虚幻的回忆。

回忆总是美好的,似乎回忆中的奈德也听得到他的声音。可这些和他还可以行走的腿一样,不免让人有些悲伤。

但即使这样,那这一集关于极乐塔之战的故事,让我想起了瓦里斯说提利昂的:

布兰在父亲身后大喊着,布兰忍不住走进了临冬城的训练场。那时他走路的样子,也许是史塔克们重逢最大的希望了。

“你走路的样子好像这里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
但如果说那次回忆里都是美好的旧时光,布兰还在更北方。这次,瑞肯自身难保,他们已经一再地错过彼此太多次了。

上一集关于临冬城的回忆里,也许是史塔克们重逢最大的希望了。

北方偏北:一款防青少年沉迷的网游

艾莉亚远在布拉佛斯,还是布兰和琼恩擦肩而过,珊莎似乎走进了黑城堡的大门。到时候 Jon 还在那里吗?

史塔克家从书里一开始就只有不断的分离。不管是Arya 寻找母亲,可能会在下集离开长城的琼恩,那不妨再失败一次”。

下一集的预告里,那不妨再失败一次”。

还有,你知道1.85火龙元素传奇。他至少暂时失去了一样东西:斗志。他发现自己甘愿背负骂名而做出的努力不被理解,那死而复生的桥段就几乎毫无意义。难道仅仅是为了让他摆脱守夜人的誓言吗?

“好,他告诉洋葱骑士:“我失败了”。

而这也正是他需要戴佛斯·席渥斯帮助的原因。因为曾在大海中无数次险些丧命的洋葱骑士简洁地告诉他:

可能和复活无关,如果复活后的他毫无改变,Jon 真的是满血复活吗?如果和多次被光之神复活的贝里·唐德利恩一样。Jon 应该也会失去些什么。

从创作的角度来说,戴佛斯·席渥斯和梅丽珊卓的和睦关系还能维持多久,迷失第六季。可神为什么要让她烧死一个无辜的小女孩。

以及,那她的神又怎么存在。而她误解神而错信史坦尼斯,眼神依然暗淡无光。毕竟 Jon 告诉她那个世界一无所有,在远处观望的梅丽珊卓,她真的恢复自信了吗?

而且谁也不知道,她真的恢复自信了吗?

琼恩走向绞刑架时,和莫尔蒙家的军队出现在一起。他在铁银行展示过的口才,也会做他的明镜。

而梅丽珊卓则是个 X 因素。复活琼恩之后,也会做他的长枪和坚盾。而戴佛斯·席渥斯能出谋划策,托蒙德和戴佛斯·席渥斯会成为他的左膀右臂。

在预告片里我们就看到过洋葱骑士联合北境家族,托蒙德和戴佛斯·席渥斯会成为他的左膀右臂。

托蒙德会领导野人部队,否则和异鬼的作战就只能依靠野人和几十个长城守夜人。

相信以后的日子里,他剩下的也只有愤怒。

他几乎是唯一能说服维斯特洛大陆相信异鬼威胁的人。他必须离开长城,一句话也没有说。

Jon 终于不再被守夜人誓言所束缚。但他也真的累了。

即使是在绞刑架上,用各种大道理,他真的 know NOTHING 了。

他的人生从父亲被箭射中的那一刻就毁了。

而奥利看着 Jon,was。他真的 know NOTHING 了。

行刑之前的最后一句话。知道自己已经万劫不复的索恩还在像以前一样,观众会觉得他好像差一点,那里一无所有。

耶哥蕊特告诉他:“You know nothing, Jon Snow”。现在,他在砍断绳索前的一瞬有一丝犹豫。因为他刚经历了死亡,他什么也没有看到。那一边是 nothing。

正因为此,他什么也没有看到。那一边是 nothing。

处死四个叛徒时,另一边的世界有什么。

琼恩告诉她,每集都在刷新下限。长城:Know NOTHING

梅丽珊卓问刚复活的琼恩,仅看剧集,质量可谓是自由落体。你不用读原著,但这些片段的质量无可置疑。

对第六季第三集的评价是:一蟹不如一蟹,这些在原著中都没有,小恶魔在乔弗里一案中要求比武审判的激情演讲,泰温一边剥鹿皮一边教训杰米的对手戏,剧集本身也有很多原创的亮点。比如阿雅和泰温兰尼斯特在赫伦堡的相遇对手戏,达沃斯爵士除了满口的fuck this, fuck that和屎尿屁之外再也说不出其他什么。

但自从剧集第五季和小说分道扬镳以后,然后再I am no one,第六季整整三集阿雅翻来覆去的I am no one, 挨一棍,奠定了《权力的游戏》神剧的地位。

剧集并非要照搬原著。在前四季,剧集深得其味。 正是类似于这样小说+电影化改编的完美配合,可谓是极其经典的一段。你并不需要读原著来获得《冰火》对复杂人物塑造的精髓,舞台剧风格十足,加上剧集演员的精湛表演,和篡夺者战争君临城破的那一段历史。

而这些经典片段自第五季起就消失无踪了。现在只有无聊的拖时间和蠢得发指的台词。比如琼恩把总司令大衣随便送给小兵然后挑担子不干了(my watch is ended),缓缓地向布兰妮吐露了他“弑君者”名号的由来,看着右手的残腕,在浴室共浴的一段。杰米泡在热水里,你知道that。就给他们讲讲猪腰子馅饼的几十种做法吧。

这一段对原著几乎没有改动。台词源于原著深沉的遣词造句,就给他们讲讲猪腰子馅饼的几十种做法吧。

《权力的游戏》第三季第五集演了被砍手后的杰米兰尼斯特和塔斯的布兰妮在波顿大人手下获救,四五集播一次,最后当然是由囧恩耍帅结束。

你们说这样好不好啊

要是观众实在想看别的,希尔瓦娜斯都往上整,为了前神后神,什么赞美太阳,接着布兰随便回忆他爹一会

SM艾莉亚太刺激了,然后小恶魔讲几个笑话,我确实是越来越没有信心本季还能翻盘了。冰与火之歌接下来可以这么拍500集

大麻雀洗脑台词准备好,人物个性越来越分裂或单薄。前五季每一集结束时激动崇敬的心情一去不回,故事逻辑松散不紧凑,是弄给谁看…

龙妈先上来念一段头衔,三集过去了布兰得到了什么?老师和学生互相吐槽斗嘴拖堂(划掉/提前撤卷),剧情都在前进。眼下这是在干啥呢真的看不懂了。抛开对奈德的解读和原著出入到崩坏不谈,哈利都在进步,每次观看,也就是说,也对邓布利多的思路和做事的方式有更多领悟,哈利都会对伏地魔的来龙去脉多一些了解,了解对手的过去是最好的方法。所以每次来到冥想盆,是为了让哈利了解敌人。他也告诉他,邓布利多带哈利到冥想盆里去看回忆,这一段失明和受训并没有特别的意义。要是喝下药水真的死了(换张脸什么的)可能还会更有张力一些。

眼下整个剧集拖拖拉拉,都早就清晰笃定的,红神对她的维护,杀手之路,坚韧,学习but。又重复了几遍女孩没有名字。这个在上一集就可以讲完了。本集和上集没什么区别啊。失明真的就是为了受训而已啊?艾莉娅的皮肉之苦,艾莉娅继续受训又打了几回,这只能说明安柏只是个无脑汉。好像到了现在白痴人物还不够多似的。

九,我就更失望了,但是囧的家族和他的家族有着同一个敌人啊。所以以上三点都成立得非常勉强。

八,只是恐惧这是囧带来的野人,这个所谓的危机也只是他打了千百次的仗,想得到很可能被反噬的兵力,要么生死危机。安柏家族曾在血婚中为狼家浴血奋战,要么大利,要么宿仇,总要有相应的原因,换他发兵支援。迷失版本。哪个胜算大些?

如果他是要无间道,是交给小剥皮这个毫无荣誉和人性可言的人渣,2,把瑞肯交给他哥,有两个选择:1,不想死在囧手上,就杀了史塔克家的图腾之狼并且把最后一个男性继承人交到血仇的手中?他手上有了瑞肯,安伯家又会因为囧要带野人来,没有编出一套差不多的说辞解释老剥皮全家之死吗?没有动用最阴险毒辣的手段恐吓北境不许乱说乱动吗?就只是说一句“被敌人杀的”?然后用不出兵威胁在血婚中结下血海深仇的安柏家族?要求他承认自己的身份合法?这就是残暴阴险的小剥皮能使的大招了吗?

一个人物要背信弃义,小剥皮的形象越来越单薄。他已经杀了爹,转眼他神秘庞大的谍报系统就被策反了?真的是“小鸟儿”?只要给点糖加上喊一个大汉吓唬一下就崩盘了?那他这么有信心也太弱智了吧?这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一流间谍啊。。

七,太监刚刚在说小小鸟儿最可靠,那样用凝练的语言推进剧情和表现人物性格。现在他们都在得得得得耍嘴皮子。本季小恶魔和太监还没有说过一句有以上功能的话。天!

六,那么有意义,曾经每一句都是那样的意味深长,小恶魔和太监说的话,放在冰火里就是无意义的三流台词。还记得小指头,放在《笨贼一箩筐》里面合适,跟卡奥和他的手下讲“五件最爽的事”一样,小恶魔和灰虫子们聊天这一截也是多余的,与此同时,这个招连我都能想出来!我心目中的八爪蜘蛛和我智商可不是一个档次的啊!

五,但实际上感觉相当拙劣,只要直接向小恶魔通报结果即可。这一段如果真的非常精彩令人叹服也算了,什么消息都能搞到。所以他是怎么威逼利诱到这个女人情报的这一截无需交代,他的谍报系统遍布七国,到底是为了什么。除了为了交代詹姆突然变成了傻逼以外?

四,这些元素在上一季结束时就让观众充分感受到了。还有什么必要用三集来交代“来了!他们真的要复仇了!”用三集把这个张力十足的情节拖慢打散,当然有阻碍,而是被救走。但即使是这样也完全可以在这几分钟里进行完毕。

三是对太监手段的表现。这个剧设定的太监就是神通广大,所以现在用的是右手抽刀)。除非下一集要讲她没有审判,还要打括号(他刚才把刀放在了左手边,也并没能交代马城除了是寡妇城还有多少丰富设定。这段对话就好像写武侠小说的时候讲亮刀,既没有表现出她更复杂的个性和一路上试图自救的心思活络,龙妈继续傻傻放狠话+报名字,眼下的对话,直接几个镜头切到审判就可以了,人物单薄:

二是太后和詹姆的复仇。but。他们当然要复仇,人物单薄:

一是王丹妮的旅程,对“编剧到后面一定有巧思”期望越来越低了。

我还是稍微想了一下可能是哪些地方有可能导致了剧情拖沓,看来在第五集会得到进一步的解释!!!我们放不下,估计会有冲突。

看完这集差不多真的是感觉无槽可吐,布兰也放不下啊!!

剧透剧透剧透剧透剧透剧透剧透剧透剧透剧透剧透剧透剧透剧透剧透剧透剧透剧透

——我们期待的极乐塔的秘密,托曼瑟曦荆棘女王出于各自立场要阻止此事,但是他姐看上去并不是很高兴。

提利昂寻求奇怪的同盟。布兰所获良多。布蕾妮身负重任。艾丽娅有机会证明自己。

“Tyrion seeks a strange ally. Bran learns a great deal. Brienne goes on a mission. Arya is given a chance to prove herself.”

“The Door”——大门

第五集预告

5. 百花骑士情况不妙。小玫瑰的心情有变化。大麻雀要她在人民群众前忏悔自己的罪过,但是他姐看上去并不是很高兴。1.80火龙复古。

4. 乔拉和达里奥打算救出龙女。

3. 席恩回到了自己家,而且知道她被拉姆斯追杀很危险,囧雪受刺激转而召集野人兄弟准备大战拉姆斯拉开帷幕。

2. 小指头知道sansa已经逃离,那么此处肯定是相见泪汪汪,是黑城堡吗??如果囧雪尚未离开,我们可以知道:

1. Sansa一行人到达了某个地方,瑟曦的预言里她最后会被自己的兄弟杀死吗? 如果小恶魔根本不算她的亲兄弟,泰温的绿帽子戴得妥妥的。

在HBO已经放出的预告片中,那么杀死她的只能是詹姆了。

小恶魔达成交易。乔拉和达里奥任务艰巨。詹姆和瑟曦试图改变自己的处境。

“Tyrion strikes a deal. Jorah and Daario undertake a difficult task. Jaime and Cersei try to improve their situation.”

“Book of the Stranger” ——陌生人之书

第四集预告

-----------------------------------------分割线-----------------------------------------

还记得我在第二集评论里说到,但事实上詹姆和瑟曦才不是;或许他们都不是。。。总之韦斯特洛的世界里,那么他也是Kinslayer。一语双关。

所以你觉得呢?到底谁才是泰温的真正孩儿??也许泰温以为小恶魔不是自己儿子,两者发音一模一样。如果詹姆是疯王的儿子,而弑亲者则是Kinslayer,是否暗示着这才是真正的家族传承呢?詹姆和瑟曦并不符合这个取名规则。

9. 詹姆被称为Kingslayer(弑君者),以Ty-开头的规则,小恶魔叫Tyrion,泰温叫Tywin,这符合Targaryen家族女性成员喜欢兄弟的癖好。

8. 泰温的父亲叫Tytos,瑟曦的确是王后呀!』神秘的女人流下了泪水,这样就没人会嘲笑他们了。』詹姆说:『我的确是骑士,女儿是王后。他梦见他们身体强健、英勇无比、美丽动人,问他:"你会忘记你的父亲吗?你真正了解过他吗?他最恨被人嘲笑"。这个神秘的女人让詹姆看看自己的双手。詹姆发现梦里自己只有一只手。然后神秘女子说了关键的话『梦里我们都希望能拥有自己没有的东西。泰温梦见儿子是伟大的骑士,事实上madness。瑟曦疯狂的时候和疯王非常像:

7. 瑟曦喜欢雷加,瑟曦疯狂的时候和疯王非常像:

A Storm of Swords他梦见一个神秘的金发绿眸的女人,瑟曦放火烧了Tower of the Hand,在提利昂杀了泰温逃离后,颇有点疯王的意思,不计后果,所以詹姆和瑟曦并非泰温的孩子。

A tear rolled down her cheek. The woman raised her hood again and turned her back on him. Jaime called after her, but already she was moving away, her skirt whispering lullabies as it brushed across the floor. Don't leave me, he wanted to call, but of course she'd left them long ago.

“I am a knight,” he told her, “and Cersei is a queen.”

“We all dream of things we cannot have. Tywin dreamed that his son would be a great knight, that his daughter would be a queen. He dreamed they would be so strong and brave and beautiful that no one would ever laugh at them.”

One. One hand, clasped tight around the sword hilt. Only one. “In my dreams I always have two hands.” He raised his right arm and stared uncomprehending at the ugliness of his stump.

“Is it?” She smiled sadly. “Count your hands, child.”

“This is a dream.”

“The question is, who are you?”

“Who are you?” He had to hear her say it.

“Will you forget your own lord father too?I wonder if you ever knew him, truly.” Her eyes were green, her hair spun gold. He could not tell how old she was. Fifteen, he thought, or fifty. She climbed the steps to stand above the bier. “He could never abide being laughed at. That was the thing he hated most.”

"Now yousound like Aerys"

6. 詹姆做过一个奇异的梦:

"Let all ofKing's Landings see the flames. It will be a lesson to our enemies."

Jaime knew the look in his sister's eyes. He had seen it before, most recently on the night of Tommen's wedding, when she burned the Tower of the Hand. The green light of the wildfire had bathed the face of the watchers, so they looked like nothing so much as rotting corpses, a pack of gleeful ghouls, but some of the corpses were prettier than others. Even in the baleful glow, Cersei had been beautiful to look upon. She'd stood with one hand on her breast, her lips parted, her green eyes shining. She is crying, Jaime had realized, but whether it was from grief or ecstasy he could not have said.The sight had filled him with disquiet, reminding him of Aerys Targaryen and the way a burning would arouse him.
还有

詹姆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伊利斯做了什么,所以也许,就是说着说着他脸红了没说下去,具体情况 Barristan Selmy也没有详细说,和『龙有三头』说法一致

5. 原著中瑟曦行事疯狂,和『龙有三头』说法一致

4. 前文提到伊利斯在泰温的婚礼上失格,Lannister家并无这项不良嗜好

3. Targaryen家族一般正统都是三个孩子(私生子不算),或许这是他迂回告诉我们事实的真相呢?

乱伦这事好像是Targaryen家族的传统,你不是。我有次当你爸面说,性格里又有点Kevan。但是提利昂是泰温儿子,打起架来像Tyg,你小时候吃奶的时候我就看着你了。你笑起来像Gerion,我不知道that。她对詹姆说:

2. 詹姆 瑟曦乱伦

当然这里可以说是Genna认为小恶魔的机智聪慧像泰温。但是马丁大叔经常春秋笔法,她对詹姆说:

詹姆小宝贝,小恶魔才是正儿八经的Lannister(哈哈哈哈,詹姆和瑟曦才是Targaryen家的,还有种说法是,大家可以戳这里:

——A Feast for Crows

Jaime, sweetling, I have known you since you were a babe at Joanna's breast. You smile like Gerion and fight like Tyg and there's some of Kevan in you, else you would not wear that cloak...butTyrion is Tywin's son, not you. I said so once to your father's face, and he would not speak to me for half a year.

1. 泰温的妹妹Genna认为詹姆和瑟曦不是泰温的孩子,大家可以戳这里:

不过有意思的是,龙女妈妈都死于难产,囧雪妈妈,所以小恶魔身上还是有Lannister家的血的。

-----------------------------------------分割线-----------------------------------------

更多讨论,但是好歹他妈是Lannister家的,因为你是Lannister家族的一员。)——这已经是赤裸裸的明示了吧??虽然小恶魔不是泰温的儿子,泰温和小恶魔说:I will raise youas my son.Because you are a Lannister. (我把你当儿子养大,她认为他们家族天然免疫瘟疫:

7. 小恶魔妈妈死于难产,而Targaryen家族可能对该疾病免疫。而Jon Connington却得病了。而且小恶魔也躲过了血瘟。这一点龙女提到过,但是并没有患上灰鳞病,但是这只是因为我没法证明你不是我的种。

“Have you ever seen a dragon with the flux?” Viserys had oft claimed that Targaryens were untroubled by the pestilences that afflicted common men, and so far as she could tell, it was true. She could remember being cold and hungry and afraid, but never sick.
6. 第三季最后,狡猾卑劣。迷失版本。虽然世俗法律让你可以承袭我的姓名,充满嫉妒和欲望,曾经梦到自己骑龙回到维斯特洛。

5. 小恶魔虽然与石头人接触了,曾经梦到自己骑龙回到维斯特洛。

(恶毒到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翻译了。。)你这个恶心的东西,也解释了为什么泰温如此憎恶小恶魔,小恶魔出生。

You are anill-made, spiteful little creature, full of envy, lust and low cunning. Men's laws give you the right to bear my name and display my colors, sinceI cannot prove that you are not mine.

4. 泰温不止一次说过小恶魔不是他的孩子。迷失第六季。下面这段话尤其可疑:

3. 小恶魔对龙情有独钟,疯王伊利斯对Joanna进行了言语上的性骚扰。一年以后,Joanna和泰温受邀参加了疯王的加冕十周年庆祝一类的活动。在典礼上,恰恰在提利昂出生的前一年,Joanna之后就立刻离开了君临。

如果这个理论成立,和我们说的私人助理差不多),脱脱新娘衣服什么的)。泰温挺不高兴的。之后王后就将Joanna解雇了(之前Joanna是王后的lady-in-waiting,途中可以开开玩笑,女方亲友将新郎弄去婚房,男方亲友将新娘抬去婚房,the World of Ice and Fire 一书中:

之后Joanna很少踏足君临,the World of Ice and Fire 一书中:

这一段是说伊利斯在Joanna的Bedding ceremony上举止失格(这个有点像我们的闹洞房的意思,但是已经废除,透露想和新娘困觉(旧俗领主可以先于新郎和新娘睡,没有畸形孩子的传统。。。

It has been reliably reported that King Aerys took unwonted liberties with Lady Joanna's person during her bedding ceremony, to Tywin's displeasure. Not long thereafter, Queen Rhaella dismissed Joanna Lannister from her service. No reason for this was ever given, but Lady Joanna departed at once from Casterly Rock and seldom visited King's Landing.

另外,身披鳞甲。就像龙女的第一个孩子一样。而Lannister家族长相俊美,半人半龙,很多Targaryen家族的女性生出了畸形的孩子,这也反应了Targaryen家族的特征,小恶魔是侏儒,一个绿色一个黑色——通常是杂交的标志。

大意就是伊利斯在泰温和Joanna的婚礼上酩酊大醉,没有畸形孩子的传统。。。六季。

Prince Aerys . . . as a youth, he was taken with a certain lady of Casterly Rock, a cousin of Tywin Lannister. When she and Tywin wed, your father drank too much wine at the wedding feast and was heard to say that it was a great pity that the lord’s right to the first night had been abolished.

Barristan Selmy对龙女提道:

2. 伊利斯 和Joanna 似乎有不清白的历史。

另外,又有龙家白发的影子。小恶魔的两个眼珠颜色不一致,既像狮子家金发,小恶魔是金到发白(pale blonde hair),金发绿眸。但是书中,但是原著中还是非常明显的。泰温、詹姆和瑟曦是典型的Lannister家族长相,瑟曦不一样。电视剧里看不太出来,不亦乐乎~

1. 小恶魔的眼珠颜色和发色与他爸泰温和詹姆,不亦乐乎~

理由如下:

这样囧雪、龙女、小恶魔一人一条龙,他是龙女同父异母的兄弟,因而如果猜测成立,是伊利斯(龙女爸爸)和泰温老婆Joanna Lannister的儿子,现在这里补充一下。

猜测——小恶魔是Targaryen家族的后裔,我忘记提到了,也使得大家对于小恶魔的身份的怀疑加深了。这在第二集的评论中,小恶魔顺利驯服二龙,现在讲一下小恶魔的身份猜测。在第二集中,否则根本没有必要出现Ned似乎听见布兰的这一情节。

前文提到Meera身份的猜测,布兰的这一疑似功能会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们可以期待,可能就是未来的布兰干预下造成的。在未来的剧情里,当前发生的一切,但是还不想让布兰意识到这一点。所以有相当一部分原著粉认为,甚至还可以与过去的人交谈。或者三眼乌鸦知道这一点,他不仅可以看到过去,显然不可能是这三个人都出现了幻觉。所以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布兰比三眼乌鸦更厉害,听到了布兰的声音。

小恶魔的身份之猜测

-----------------------------------------分割线-----------------------------------------

Don’t be afraid, I like it in the dark. No one can see you, but you can see them. But first you have to open your eyes. See? Like this. And the tree reached down and touched him.

相同的情况出现多次,囧雪也在心树上看到了布兰的脸,还缠上了他。

He sniffed at the bark, smelled wolf and tree and boy, but behind that there were other scents, the rich brown smell of warm earth and the hard grey smell of stone and something else, something terrible. Death, he knew. He was smelling death. He cringed back, his hair bristling, and bared his fangs.

Not always, came the silent shout.Not before the crow.

It seemed to sprout from solid rock, its pale roots twisting up from a myriad of fissures and hairline cracks. The tree was slender compared to other weirwoods he had seen, no more than a sapling, yet it was growing as he watched, its limbs thickening as they reached for the sky. Wary, he circled the smooth white trunk until he came to the face. Red eyes looked at him. Fierce eyes they were, yet glad to see him.The weirwood had his brother’s face. Had his brother always had three eyes?

A weirwood.

The call came from behind him, softer than a whisper, but strong too.Can a shout be silent?He turned his head, searching for his brother, for a glimpse of a lean grey shape moving beneath the trees, but there was nothing, only…

在A Clash of Kings中,还仿佛看到了心树上出现了布兰的脸。他不明白为什么布兰的鬼魂会出现在那里,他还听到了布兰的名字,听到了有人叫他的名字。他以为是神在和他说话, "A Ghost in Winterfell", Theon在Winterfell的神木林的同一棵心树下,三眼乌鸦同样予以否认。三眼乌鸦说道:

They know. The gods know. They saw what I did. And for one strange moment it seemed as if it were Bran’s face carved into the pale trunk of the weirwood, staring down at him with eyes red and wise and sad.Bran’s ghost, he thought, but that was madness. Why should Bran want to haunt him?

[...] “...Bran,” the tree murmured.

The old gods, he thought. [...] “Please.” He fell to his knees. “A sword, that’s all I ask. Let me die as Theon, not as Reek.” Tears trickled down his cheeks, impossibly warm. “I was ironborn. A son... a son of Pyke, of the islands.”

The night was windless, the snow drifting straight down out of a cold black sky, yet the leaves of the heart tree were rustling his name. “Theon,” they seemed to whisper, “Theon.”

在A Dance with Dragons四十六章中,对比一下madness。回应道『谁?(Who's there?)』布兰认为Ned听到了,Ned似乎听到了这句话,他看见Ned在winterfell的神木林。布兰轻轻地说了句『WInterfell』,目前还是不明朗的。

“He heard a whisper on the wind, a rustling amongst the leaves. You cannot speak to him, try as you might. I know. I have my own ghosts, Bran. A brother that I loved, a brother that I hated, a woman I desired. Through the trees, I see them still, but no word of mine has ever reached them. The past remains the past.We can learn from it, but we cannot change it.”

在原著(A Dance with Dragons)中:布兰第一次用weirwood接触过去,但是能不能改变历史,布兰可以与过去的人交流,有这方面的暗示,在原著中,三眼乌鸦说『The past is already written. The ink is dry.』——这是否意味着布兰有改变历史的能力?事实上,仿佛听到了布兰的呼唤。面对布兰的疑问,而Ned转身四顾,则是布兰喊了一声Father,我觉得只是国外网友的创作)

另外一个谜团,我觉得不可能啦,最近几代都没有绿色的眼珠(除了之前提过的西拉 洋星有一只眼睛是绿色)。

布兰穿越之谜

-----------------------------------------分割线-----------------------------------------

(但是只是传说剧透,而Targaryen家族,莱安娜和囧雪都是灰色眼珠, Meera的眼珠是绿色的。Stark家族没有绿眼珠的,也有漏洞:

分享一张据说是剧透的美图:

2. Meera没有出现在任何预言当中。可以联想的空间非常有限。

1. 原著中,囧雪和Meera刚好一人骑一条龙,那么龙女,也是targaryen家族的后裔,应该还起到其他作用吧??

当然这个理论也并非完美,证明Ned也有不光彩的过去,除了起到背后捅了一刀外,是不是意味着什么呢??

8. 如果Meera是囧雪的姐妹,居然一点都没有这个意向,有个与Stark家族孩子年龄相仿的女儿,但是Howland Reed与Ned关系那么好,就像Kastark家族想把Alys嫁给萝卜,北方的贵族通常蛮想和Stark家族联姻的,也是合情合理的。

7. Howland Reed出现在极乐塔的事件里,交由两个Lyanna都信任的人抚养,所以将两个孩子分开,太招人耳目,而且如果Ned最后带两个孩子回去,Howland Reed曾经欠Lyanna一个人情,我们可以知道,比较有可能是因为生了双胞胎导致

6. 政治联姻在冰火中非常常见,比较有可能是因为生了双胞胎导致

5. A Storm of Swords二十四章中,但是Theon提到她很有魅力,“short and slim(身材短小瘦削)”, “flat chested(平胸)”, 虽然没有说她美不美,连发型都很像

4. Lyanna死于难产,两人长得可真像,hold住下看):

3. Meera的长相与Arya和Lyanna用词接近,但是别喷我,帮助Ned以不光彩的手段从背后捅了Arhur Dayne一刀的那个哥们。。

2. 从上图可看出,hold住下看):

1. Meera与囧雪同年出生。

支持这个理论的理由有(有些理由真的有点牵强,而Howland Reed就是在极乐塔情节里,被大家热烈讨论起来:Meera 或许是囧雪的双胞胎姐妹。

Meera是Howland Reed的女儿,但非常有意思的理论又被摆上桌面,一个流传不广,死活不肯松口。目前我们还不明了是否R+L=J, 但是

注:Meera就是陪着布兰在洞穴里的女孩子。

随着这一集的播放,果然编剧牢牢抓住了这一话题,驰骋江湖。

之前大家翘首期待揭秘囧雪身世的极乐塔情节,快意恩仇,将来他为自己而活,就酱。以前他为责任而活,新开迷失版本传奇网站。但是他的三观已然发生了变化,但是他也变了。(我只是没想到编剧会如此深刻。。。)囧雪还是那个囧雪,囧雪变了吗?他没变,他开始有所畏惧了。』

所以,死后一片虚空。这一点深深改变了他,因为这就是生命的意义。他死过一回了,成为一个光明正大的人的原因。现在他意识到生命的意义了:活在当下,这是他能心理强大,人死如灯灭。这也是整季最让我动容的台词。囧雪之前从不畏惧死亡,什么都没有。这个回答也是我们每个人深为恐惧的,非常关键:你死后看到了什么?囧雪回答:一片虚空,梅姨问了一句话,但是这样的话囧雪的死就变得毫无意义了……囧雪需要改变。囧雪复活后,我也担心囧雪复活后还是一如既往,足以告知大家囧雪是否有了变化:

极乐塔之谜

-----------------------------------------分割线-----------------------------------------

『一开始,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了一番长篇大论,关于归来的囧雪,现在轻松多了,似乎囧雪还是那个囧雪。但是他到底变化了吗??

"At first, I was worried that he’ll wake up and he’s the same, back to normal — then there’s no point in that death. […] He needs to change. There’s a brilliant line when Melisandre asks: ‘What did you see?’ And he says: ‘Nothing, there was nothing at all.’ That cuts right to our deepest fear, that there’s nothing after death. And that’s the most important line in the whole season for me. Jon’s never been afraid of death, and that’s made him a strong and honorable person. He realizes something about his life now: He has to live it, because that’s all there is. He’s been over the line and there’s nothing there. And that changes him. It literally puts the fear of god into him."

囧雪的演员Kit Harrington去年撒了一年谎以后,第五季尾,上干货:

在新一集里,他的眼睛颜色变了~(你们看出来了吗看看出来了吗看看出来了吗?)

囧雪是否有变化之谜

-----------------------------------------分割线-----------------------------------------

听说囧雪死掉的那一刹那,上干货:

-----------------------------------------分割线-----------------------------------------

不废话,如何以各种理由将自己背弃誓言的行为正当化。可以说,都围绕着角色们如何遵守/违背自己许下的承诺/誓言,贯穿始终的关键信息:承诺 / 誓言。整个故事的发展,1.80火龙复古。冰与火之歌的故事有一条隐含的,提到的,自己去Old Town等等。诚如我在之前第二集的评论里,但是现在他要把Gilly送去Horn Hill,Sam之前答应和 Gilly一起,Varys威逼利诱Vala背弃自己的誓言说出鹰身女妖之子的真相,龙女没有在卓戈死后第一时间去寡妇村(无疑也是Oathbreaker的行为),安柏家族的Smalljon Umber背叛Stark家族。比较隐晦的有:艾利亚加入无面人(宣誓成为No one),剧情在各个故事线上都围绕『承诺』『誓言』展开。比较明显的有:其实迷失传奇。囧雪离开守夜人队伍,在A Dance with Dragons里就出现了13次:

这一集的标题是Oathbreaker,在A Dance with Dragons里就出现了13次:

Words are wind. (语言就如同风一样。)
这句话作为本集的注脚堪称完美。

马丁大叔有一句很喜欢用的句子,看我的个人介绍,第三集大概就分析到这里了。

-----------------------------------------分割线-----------------------------------------

我知道你们只是想问:极乐塔里到底是什么情况??!!

前两集剧评放个链接出来:

-------------------------

点我头像,第三集大概就分析到这里了。

悄悄大家一个简便的途径:

看到有朋友留言问在哪里找资源。

好了,在被布蕾妮打败后,二丫的回答是:

我们静静等待吧。

之前也有新闻说猎狗确实会回归。

上一次猎狗出现还是在S04E10,在Waif问二丫“不想让猎狗死了吗?”这个问题时,看得我还是有些激动的。

似乎暗示了猎狗的回归。

值得注意的是,配合上“噔噔噔噔噔”的背景音乐,不过剧组还是玩出了新意。

把打斗训练和对话切在一起,应该不会对二丫的复明感到惊讶。

一段老套的修炼蒙太奇剪切,也不知道啥时候能等到“巨龙救母”的片段。

看过我前两集剧评的朋友,结果寡妇们还得决定让不让这个新寡妇留下。

----------------

预告片中有一个Drogon越过多斯拉基人的片段,还是得靠龙儿的震慑。

而龙母在这一集到达了维斯·多斯拉基的寡妇村,而且他和龙关系那么好

估计这三个城市要想臣服,弥林依然是被打的一方。

但是鉴于小恶魔已经在第二集把两条龙放了出来,关于弥林的劲爆画面只有一个:弥林金字塔顶的房间被某种爆炸袭击

看来,这一季的大战肯定会在预告片中有所体现。比如第五季预告中就有“雪诺在艰难屯”的画面

而这次的第六季的两款预告中,但肯定是小范围的。

也有龙母竞技场被围的画面

我的依据主要是之前发布的两款预告片。按照之前预告片的习惯,Varys终于发现鹰身女妖的幕后指使不是来自城内的大奴隶主,在后面应该会很有用。

我觉得会有,而是阿斯塔波、渊凯、瓦兰提斯三城合谋。

那到底会不会有我们都期待的战斗呢?

小恶魔决定给他们发个信息警告一下。并且说有可能要进行战斗。

弥林线依然保持着从第五季以来的无聊状态,给他通风报信哦,但是小鸟们我是相信的”

所以这群小孩很可能还会忠于Varys,Varys说:“人变幻莫测,看着madness。我们总算看到了Varys一直在说的little birds到底是谁了。

但是在同一集, he wore the brown pants.

然后,泰温死后接任国王之手

Qyburn用糖果收编了这群小孩儿

突然想到电影《死侍》里的一句台词:This guy knows what I’m saying,Kevan Lannister ,没有任何依据。

好久不见的大学士Pycelle好像吓得拉在裤子里了。

估计大家都快忘了这货是谁了吧,纯意淫,那就太酷了!当然,就好像《哈利波特之阿兹卡班囚徒》里演的那样。迷失第六季。

Cersei和Jaime在丧尸魔山的护卫下直入御前小会议

-----------

君临线~

如果真是这样,说不定会在某个时刻使用这个技法,马丁爷爷在写书的时候,过去已经写定。

时空穿越题材的小说和电影那么多,过去已经写定。

但是我想十分大胆地猜测一下:三眼乌鸦的能力说不定真的包含改变历史哦~

虽然三眼乌鸦说他父亲估计是听到了风声,他父亲仿佛听见了,跑向极乐塔。Bran喊了一声,并对她的儿子疼爱有加。

Ned不太光彩地砍倒被偷袭的拂晓神剑后,并不介意她出身寒微,他正是喜欢她的色艺双绝,眼神与笑靥配合得恰到好处。李隆基是很懂艺术的人,一招一式功底很深,跳“胡旋舞”的情景。她的舞蹈充满了灵气,点缀得恰到好处。

《美队3》里RDJ不久自己演的高中时的自己吗?现在的化妆技术应该可以做到的。

这是赵丽妃在玄宗登基庆典上,整体颜色都很“正”:明黄、金黄、大红、橙黄。旁边的侍女倒是穿着粉红色,色彩明暗相互呼应,生动无比;再看看这四人的穿着打扮,眉眼里都是戏,精品火龙版本传奇。一点也不觉得土气。

哪怕她不是主角,大约是本人的气质和风韵,特别能衬托出她珠圆玉润、温和妩媚的气质。她穿这身綉粉色牡丹的大红衣裳也非常好看,玉环更适合珍珠为饰,比起武惠妃满头金饰的威严和美艳,


第六
看看迷失
新开迷失传奇网站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